關於部落格
  • 122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房地產口令:各位權貴,向右看齊!

源文引用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833a4f01009ja9.html
房地產口令:各位權貴,向右看齊! (2008-06-19 18:36:31)

房地產口令:各位權貴,向右看齊!

(一)

     已經是第三次看到在美國教書的文貫中先生談農民和土地問題的文章。文先生從產權的角度把中國必須進行第三次土改的道理說得很透徹。

能象文貫中一樣把中國土地問題說透的學者應該不少,但在國內的學者不太願意說。秦暉先生從歷史、經濟和產權的角度談農民與土地,至今尚無出其右者。而所有的學術議論,都回避從政治現實和政權的角度去說,因為農民和土地捆在一起,是政治和政權的基礎條件,把土地確權給農民個人,從行政和經濟學的角度成本很低,但政治上的成本,從來就沒檢驗過,這不是科學問題,也不是經濟學這樣的偽科學問題。它是信仰問題。

(二)

      世界性的通脹,掩飾了一個巨大的事實:炒家時代,大炒家通吃。但大炒家和小散戶的差別,已不是三妻四妾的地主老兒和娶不上老婆的貧農的差別。老主老兒還為了維持體面,要做出一副正人君子、不欺世鄰的樣子。當今世界的大炒家也不是羅斯柴爾德家族那種想控制世界的大炒家,現在的大炒家是瘋子,要讓世界象他們自己那樣瘋狂。

      在瘋子大炒家面前,中國人手足無措:前年才理智地算出中國鋼鐵產能過剩,不應重復投資,所以嚴肅地處理了“鐵本”案,今年,鋼鐵價格卻猛漲;前年才辛辛苦苦免除了400億辛辛苦苦的全國農業稅,去年底今年初國家主權基金炒黑石基金就虧掉200億美元,約合1400億人民幣,全國一年的農業稅只不過這次“濕濕碎”虧損的零頭;各路精英熱熱鬧鬧推出qdii這個美艷新娘嫁出去,幾個月就花容失色、遍體鱗傷給休回來;花幾十、幾百、幾千億去國際市場學規則、交學費、打水漂兒,這個決定程序很簡單,只須伯南克或保爾森一句話、一個手勢、一個微笑,但向一個貧困農民貸幾千元創業基金的程序很難,提高義務教育投入的決策更難……

       經過了若干年法治的進程,愈來愈多的帶偏向性的法律代替了容易被人詬病偏向性政策,所以,窮人找不到痛恨的對象,世界的窮人與國際大炒家之間,前者如蟲子,後者如神,根本不相及。現在,中國的“官倒”已消失了,對弱勢者的資源剝奪,已進入法治的框架:比如房地產開發的土地與金融門檻,已高度制度化。商品房交易可以高度符號化,但農民暫時擁有的宅子、菜地、水塘和糞缸以及糞缸里的蛆,卻就是沒有一個紙質符號①。這一方面可以解釋為保護農民權益,因為農民不參與那個符號交易才可能保得出基本生存本錢,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解釋為只有農民牢牢地抓住糞缸里的蛆,才可能有商品房交易的高度炒作的自由。對這種復雜背景的解釋,這種關于解釋的解釋,我們看到了一個必然現象:平民向左,權貴向右。反映在立法方面,有人如願以償:左派立法的可笑與不可行性,成功地襯托出右派立法才是人間正道。嗚呼,三十年間,左右逢源之境,誰可用之?右權貴者為尊也。

      附注① 農民的承包地合同是這樣描述的:張三家的地,以小巒河為界,左邊是李四,右邊是王五,共八畝,所以,張三家的八畝地,與李四、王五的佐證在一起,連座了。而城市產權空間的描述是“黃海座標,x1y1、……x4y4,是一個數學化的座標體系。要從李四、王五轉為xy,其實成本很低,但中國國情,並不希望付出這很低的成本去改變一些事物,使之變得易于交易;卻願意花很大成本去強化一些事物,使之難于交易,如對國企的財政補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